一尾中特最准高手坛|大红鹰水心高手坛一尾中特
當前位置:生肖網 > 歷史風云 > 正文

富弼

時間:2017-07-12   閱讀:

富弼是我國北宋的名相,字彥國,洛陽(今河南洛陽東)人。景德元年(1004年),富弼出生于洛陽。起初,他的母親韓氏身懷有孕,夢見旌旗鶴大雁降落在庭院中,說是上天赦免,不久生下富弼。富弼生性十分孝順,恭敬勤儉喜歡修行道德,與人說話一定畢恭畢敬,即使官位很低的官員和一般平民求見,都一樣隆禮相待,表情十分莊重嚴肅,看不出喜怒之情。而富弼成名后,被譽為“洛陽才子”。當時范仲淹已經頗有名氣,認識富弼后,對富弼大為贊賞,說他有“王佐之才”,把他的文章推薦給當時的宰相晏殊。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這位富弼嗎?

富弼簡介——我國北宋的名相

富弼簡介——我國北宋的名相

富弼人物簡介

富弼(1004年2月13日—1083年8月8日),字彥國,洛陽人,北宋名相。

天圣八年(1030年),富弼舉茂才異等,歷授將作監丞、直集賢院、知諫院等職。慶歷二年(1042年)出使遼國,以增加歲幣為條件,據理力爭,拒絕割地要求。次年任樞密副使,與范仲淹等共同推行慶歷新政。慶歷五年(1045年),出知鄆州、青州。任內救助災民數十萬人。至和二年(1055年)拜相,后因母喪罷相。宋英宗即位,召為樞密使,又因足疾解職,進封鄭國公。曾勸宋神宗:“陛下臨御未久,當布德惠,愿二十年口不言兵。”

富弼多次出使遼國,對西夏情形也十分關注。他利用自己對宋、遼、西夏三國關系的透徹了解,助宋朝撬開遼夏同盟,使宋、遼、西夏三足鼎立的格局逐漸穩定下來。

熙寧二年(1069年),再度復相,因反對王安石變法,出判亳州。拒不執行青苗法,聲稱“新法,臣所不知”。后以司空、韓國公致仕,退居洛陽,仍繼續請求廢止新法。

元豐六年(1083年),富弼去世,年八十。追贈太尉,謚號“文忠”。元祐元年(1086年),配享神宗廟庭,宋哲宗親篆其碑首為“顯忠尚德”。為昭勛閣二十四功臣之一。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從祀歷代帝王廟。今存《富鄭公集》一卷。

性格特征

富弼生性十分孝順,恭敬勤儉喜歡修行道德,與人說話一定畢恭畢敬,即使官位很低的官員和一般平民求見,都一樣隆禮相待,表情十分莊重嚴肅,看不出喜怒之情。富弼喜歡善人嫉恨惡人,這是出于他的本性。富弼經常說:“君子和小人相處,一定不能得勝。君子不能得勝,就潔身而退,樂于正道沒有怨恨。小人不能得勝,就互相勾結挑撥散布謠言,千方百計,一定要獲勝才罷休。等到小人得志,就放肆毒害善良之人,希望天下不亂,是不可能的。”富弼終身總是依此而行。


富弼 佛教,富弼教子的故事

有個叫富弼的名臣,經常教育子女說:“忍字是一切事情成功的關鍵,如果你們能在勤勞儉樸之外,再加上忍字,那就沒有什么辦不成的事了。”

富弼在年輕時,有一次遇到一個十分兇悍的人,無緣無故地謾罵他。別人聽到了,就去告訴富弼說:“某某人在罵你。”富弼回答說:“恐怕他是在罵別的人,不是在罵我。”不予理睬。后來,那個人還在罵,別人聽到了,又對富弼說:“那個人在指名道姓地罵你。”富弼仍然不予理睬,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罵富弼不一定就是罵我嗎!”剛才還在破口大罵的人,聽到這話,十分慚愧,從此之后,改惡從善,再也不罵人,不做惡事了。(風水)


洛陽北宋宰相富弼夫人晏氏墓志

晏氏(1014-1086)墓志云:“夫人之考封燕國,贈太師,謚元獻。”即知名宰相晏殊[19]。晏氏之母李氏,為工部侍郎虛己之女,李虛己,《宋史》有傳[20]。墓志說晏殊之長女幼而慧悟,七歲善女工,為女子之杰。時富弼參加茂材異等科的科舉考試,文章德行高超卓越,晏元獻公遂以長女妻之,時年十八。富弼的婚姻亦見其本傳記載,弼“少篤學,有大度,范仲淹見而奇之,曰:‘王佐才也。’以其文示王曾、晏殊,殊妻以女”[21],傳為愛情佳話。晏氏勤操家務,和睦上下,自持儉約,寬濟族人。

仁宗至和年間,富弼作相。晏氏侍婆婆入朝,同行的高官貴婦們戴珠佩玉競相炫耀,富弼也給母親買了,晏氏卻毫不在意。有人對她說:“你小為宰相女,大為宰相妻,自身為什么這么節儉呢?”晏氏回答道:“丈夫起于寒士,剛做大官,奉祿只夠奉親養賢。我難道要效仿世俗為自己著想嗎?我很幸運,有副笄(古代貴族婦女的頭飾)、象服(古代后妃、貴夫人所穿的禮服,上面繪有各種物象作為裝飾)。服侍婆婆出入宮廷就滿足了,以珠玉盛裝比效奢侈,不是我所想的!”富弼聽到這話動情地說:“真是我的賢妻啊!”

還有幾件事可見晏氏的婦人風范。正月十五上元節(元宵節),皇后在御樓賜宴,晏氏恭敬地攙扶婆婆,上下如在家庭,皇后嘆愛久之。妻因夫貴,可是晏氏兩次主動把受封為君的機會讓出,給了富弼的姊與妹。英宗眷顧富弼,恩越常禮。富弼因病愿解重任而未允。于是晏氏入朝,皇帝遽召升殿,問宰相身體何如。晏氏入謁中禁,肅雍有儀,命婦們以為榜樣。神宗熙寧初,富弼再登相位,不久因疾求退,對晏氏說:“我年紀大了又有病。已經不能報效國家,回家養老吧。”妻子體諒聽從。晏氏信仰佛教,常凈心誦經,雖臥病亦不廢福德善行。宅居林園館宇幽遠深邃,夫婦吟笑其間,優游一紀(十二年),隱遁至老。

晏氏隨著丈夫官職的升遷,誥命不時變動,有長安縣君、宜春郡君、長春郡夫人、安國夫人、許國夫人等。又以明堂恩,封周國太夫人。文忠受命為宰相,皇帝封晏氏為國夫人的誥命云:“乃父以攀鱗附翼作朕肱股,乃夫以茂材異等科為吾耳目,其向天之福可謂備矣。”是十分難得的宋代貴婦誥命片段。

墓志記晏氏有三子,“孟曰紹庭,朝奉郎,端重孝友,克承先志。名公交薦其才,由夫人之囗囗囗囗,朝廷擢而任之,除西京留司御史臺,以便夫人之養。”紹庭,《宋史》有傳。性靖重,能守家法。建中靖國初,除提舉河北西路常平。官至祠部員外郎、知宿州[22]。墓志記其仲子曰:“紹京,供備庫副使,樸茂純白。”富弼家族墓地出土有富紹京墓志。墓志記其季子曰:“紹隆,光祿寺丞,秀囗囗囗囗,勇于有立。仲季不幸,先夫人而卒。”富弼墓志云:神宗“熙寧元年正月,徙判汝州,且俾入覲。以公足疾,許肩輿至崇政殿門,令男紹隆扶掖以進,且命不拜。又以門距殿遠,更御內東門便殿見之,賜坐從容,日昃始退。仍賜其子緋衣銀魚,蓋近世寵遇大臣未有恩禮如此之厚也。”《續資治通鑒長編》引林希《野史》載弼本末云:治平二年八月,富弼出判河陽。四年正月,英宗崩,神宗即位。“上遣人視弼,弼懼復用,乃策杖見使者,言已病廢不任朝謁,又累章乞解使相,以仆射仍判河南。……明年二月,召弼,辭以足疾不能朝,上召曰:‘渴見儀形,想聞嘉論。’許以肩舁入謁。弼留家于洛,與其子紹隆入朝。上御便殿,命弼以繩床舁至內東門,紹隆掖而入,命毋拜,弼再拜而已,賜坐甚久,上嘉嘆,恨見之晚也,面賜紹隆緋魚。退而求補外,章是日上,以仆射判汝州。既至洛,紹隆死,求假養疾,又求致仕。上遣使慰諭之,乃赴汝。……弼嘗使僧智緣治紹隆疾,許以厚報。無何紹隆死,智緣慚,不告而去”[23]。墓志和《野史》所述一致,看來當年紹隆便病亡了,朝廷上下,演繹了老父小子的最后一段情緣。

墓志由“觀文殿學士銀青光祿大夫知河陽軍州事上柱國始平郡開國公馮京書”。晏氏生四女,其人是富弼家的大女婿。墓志云:“夫人謂文忠曰:‘吾女皆孝睦無驕氣,當擇詞科之賢者為壻。’遂以長適觀文殿學士馮京,次為繼室,卒皆封郡夫人。”長婿《宋史》有傳,舉進士,自鄉舉、禮部以至廷試,皆第一。“避婦父富弼當國嫌,拜龍圖閣待制、知揚州”[24]。神宗熙寧四年進參知政事(副宰相),為其最高官職。元豐四年(1081)正月,馮京罷知河陽,撰志時為元佑元年末(1086)或二年初,則其于河陽任上已達6年之久。已往河南鄧州出土《翰林侍讀學士賈黯墓志》(治平四年,1067),由“始平馮京篆蓋”[25],早于此志19年。1981年12月,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在河南省密縣曲梁公社五虎廟村發掘了一座石砌四室夫婦合葬墓,據墓志判斷,第一室葬馮京續妻富氏,第二室葬馮京再續妻富氏,第三室葬馮京,第四室葬馮京原配夫人王氏[26]。《太和縣君富氏墓志》(嘉佑八年)記其為富弼長女,“年二十三,以至和二年三月十三日卒于京師”,“追贈遂寧郡夫人”[27]。則生于明道二年(1033),比長子富紹庭年長。《安化郡夫人富氏墓志》(紹圣元年),記其卒于元佑三年,享年五十,則生于寶元二年。年二十,“會女兄遂寧郡夫人卒,遂為文簡公繼室”[28]。

同時出土的富弼婿《馮京墓志》[29],亦有人據史料加以研究[30]。晏氏的另外兩個女兒嫁給了范家的兩兄弟。富弼墓志記載為:“次適宣德郎范大琮。次適霍丘縣令范大珪”。兩年多以后晏氏墓志云:“次適承議郎范大琮。次適宣德郎范大珪。”期間二子官階有升。是富直方墓志所謂“文忠公欲富范世為昏姻”的實踐。此志還記有范家三代世系:元-鈞-大珪。

范純仁撰《富公行狀》有云:“孫女三人,長適試將作監主簿張俌,次未嫁,次尚幼。”[31]墓志記晏氏的“孫女三人,長適陜州平陸縣囗囗張俌;次適潁昌府郾城縣主薄劉絢;一幼亡”。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幾年以后當事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晏氏卒于元佑元年(1086),壽73。元佑二年二月一日祔葬于富弼的墓穴。于是,長子紹庭升朝請求追封其母而獲準。蘇轍撰《西掖告詞》有《富紹庭母》的誥命,原文如下:“敕:朕追懷先正之臣,建功當年,流澤后世。時惟丞相臨淄公,以甘盤之舊,股肱太平;丞相韓公,以魏丙之賢,翼亮數世。風流未遠,家事落然。比因大享之成,重興追遠之念。具官某母某氏,臨淄公之子而韓公之配也。幼服圖史之訓,晚同忠義之勤。有德有年,五福兼備,奄從淪謝,中外咨嗟。茲用不忘舊勛,寵加新命。因其封國之故,以明有子之良。賁爾宗祧,世世無斁。可。”[32]是周國太夫人之封。

墓志由“朝請郎致仕輕車都尉賜紫金魚袋李藻撰”,此人為鄉里后進,出于富弼門下,已經退休,不見于《宋史》。《邵氏聞見錄》記嘉佑間應舉者李藻字希純[33],許是其人。墓志由“觀文殿學士正議大夫知河南府兼留守司公事上柱國樂安郡開國公孫固篆蓋”,孫固(1016-1090),字和父,鄭州管城人。第進士。神宗時為工部郎中、天章閣待制、知通進銀臺司。出知澶州。復領銀臺司。加龍圖閣直學士、知真定府。熙寧末,以樞密直學士知開封府。元豐初,同知樞密院事,改樞密副使,進知院事。出知河陽、鄭州。哲宗元佑二年(一○八七),拜門下侍郎。五年卒,謚溫靖[34]。篆蓋時的結銜見于本傳記載。


上一篇:曾公亮

下一篇:韓絳

一尾中特最准高手坛